1. <i id="clnzy"><td id="clnzy"><s id="clnzy"></s></td></i>
      2. <acronym id="clnzy"></acronym>
        <var id="clnzy"><th id="clnzy"><s id="clnzy"></s></th></var>
        <i id="clnzy"><th id="clnzy"></th></i>

        <p id="clnzy"><code id="clnzy"></code></p>

      3.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白馬山文化 > 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第九回 圖滅口 騙約黃泉路 為救兄 設餌釣金龜

        日期:2022-09-19 16:39:40


        圖滅口 騙約黃泉路  

        為救兄 設餌釣金龜

        詩曰:一雙玉臂千人枕,卻作相思淚染襟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逢利棄情如敝履,世間淫婦毒蛇心。

        上回說到區里曾派出三路人馬去調查白燦姑的歷史事件,第一路人馬由林崗率領去白家村,回報說白燦姑1948年確曾回過白家村,並住了一段時間,但來來去去,住多久,人們已記不清了,有人說是三個月,有人說是半年,更有人說全年幾乎都未看見過她。第二路去寧縣小洋村的陳小嬌回報說:地主張大財與白仙姑認識,他是出外經商時,被土匪抓去強迫捐餉的,當時派去交餉銀的是大財弟弟,交了200塊大洋,他聽哥哥說,他見過白仙姑,白答應幫他向王益云說情,不日即可放回,可誰能想到卻在回來的路上,被土匪兵槍殺了。第三路去到大灣鄉的馬小杰回報說:彭有富是在賭場被假裝賭徒的土匪綁架走的,土匪強迫他捐餉200大洋,去繳錢的是他表弟,交錢后曾會見有富,有富對他說,他看見有個女的,好像是下坪村的白燦姑,土匪對她都恭恭敬敬的,那個女的看了他一眼,沒說什么話,交錢是王益云親自收的,王答應他不日即可放回,想不到第二天放回時,在路上被土匪兵打死。

            楊區長一直對白審問過幾場,白堅決不承認他去過天云山,說她1948年回白家村,有時也有外出去其他親戚家走動,並未離開那里,至于張大財、彭有富她根本就不認識,是地主家里人陷害她。對家中搜出的傳單,她辨說是為了頂錢,是兩個客戶在他旅社住宿,錢帶的不夠交住宿費,付錢時頂帳留下的,當時傳單在市場上都可以換錢。

            神鼠抓來的當晚,楊區長也對他進行過審問。原來神鼠所供職的康記雜貨店,其姓張老板在聽到老黃賭頭被抓,供出巫婆時,他便與另一個伙計迅速把剩存鴉片卷起來,二人借口外出收貨款,便離開大灣村。稍后聽到神鼠被抓,并在他店里搜出反動傳單和神鼠吸毒痕跡時,他知道關店已不可免,二人便逃之夭夭,不再回大灣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 楊區長審問神鼠時,他承認只有吸食鴉片和私存傳單兩事。并沒有掌握他參加政治活動證據,不承認有販賣鴉片行為,他吸食的鴉片,是巫婆買來供他吸食的,他不知道其來源,把一切推到巫婆身上,至于存傳單,更是康記老板和伙計的事,他并不知道,與他無關。

            楊區長在審問幾次后,感到白燦姑和神鼠這兩件都是棘手的事,首先白燦姑對歷史問題堅決否認,群眾揭發的都是匿名信,無從核對,她與兩件命案也無法確證,現在可以落實的唯一罪行就是搞迷信,看花、造謠,她此刻又全部推到巫婆身上。像她這樣的人目前要治她的罪,證據不足,放又放不得,因為她身上有歷史反革命和血債嫌疑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神鼠抓來后,也有匿名信說,他當過王益云土匪勤務兵,有殺人血債幾宗,現在也無法查證。這兩個人現在都只好暫時關在區公所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一天下午,天氣有些悶熱,關押了幾天的白仙姑,要求看守戰士放她出來活動一下,那戰士想想他是個女流之輩,不怕他跑掉,便開了樓門,讓它出來曬曬太陽,可那個男的神鼠也提出同樣的要求,看守戰士便把他戴上腳鐐,也放了出來,在一個地方曬太陽,那位戰士以為他們兩個是不同地方送來的,好象也沒什么重罪,就把兩人同時放一處,也好看守,這兩人在一起,談了什么話?戰士是外地人聽不懂,太陽曬了一會,又各關起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當天晚上12點過后,在昏暗的燈光中,忽聽男牢門有響聲,值班戰士跑過來看時,只見那個男犯一手掰開牢門沖向女牢,大聲追喊,他們點亮燈光細看時,只見男犯臉上身上全是鮮血淋淋的,這時武裝部黃自勉同志已經起來,他一步撲向男犯人將他放倒,叫戰士拿來繩子將其捆綁,驚動了住在區公所里的老區衛生所醫生、護士,他們全都起床,黃令護士將男犯人傷口進行包扎,貼上膏藥。男犯神鼠,他沖往女牢門追喊的,是關在那牢房里的白燦姑,神鼠在自己頸部用剃胡子刀片割了一刀,入肉不深,可能觸及動脈,血流如注,滿臉渾身都是血,樣子實在怕人。

        時人讀至此,對白燦姑面目,有詩曰:

            難分真假鳳鸞情,常演相思淚兩行。

        騙約黃泉為滅口,毒蛇淫婦露猙獰。

         喊聲頓起,住在區公所的人全部都被驚醒起來了,神鼠因流血過多,神志不清,包扎后讓他去休息,區長楊玉律便提審白仙姑,問她神鼠為什么要自殺?白拒絕承認,說她完全不知道,神鼠為什么要自尋短見?跟她無關系。

             第二天,神鼠被搶救回來后,楊區長在審問時,他才知道白根本沒有死,也沒有自殺舉動,恍然大悟,意識到是白對他的欺騙,便說出當夜自殺真相:原來當天下午兩人見面時,白說,她被抓后,已被人揭發,說她在天云山當了“壓寨”夫人,又有張大財、彭有富兩條人命,難免一死,她已決心自盡;并說神鼠當了勤務兵,也有殺人血債,(受她指令殺了張大財、彭有富)一樣也會死;與其抓去槍決,不如自己先了結,還不會背上反革命罪名,影響親朋。她又對神鼠說:希望兩人同時死,還可以到陰間相會,下輩子再做夫妻。他準備今晚在牢中,用自己褲帶上吊自盡,并問神鼠有什么方法死,神鼠說他身上有刮胡子刀片,可以用于割喉;兩人約定十二時過后同時死。后神鼠割喉時,因小刀片割不深,血流很多,疼痛難當,但并沒有死;所以用盡平生力氣打破牢門沖過去,看白是否也已自盡?

            神鼠被搶救回來后,一直在想:白為什么要騙他去死?他終于想到白身上的三件大案:包括當壓寨夫人,和指令他殺張大財、彭有富的事,此事世上只有他知道,他一死就死無對證,白自然就可以逃過一劫;約他自殺時,說了那么多的衷情話,完全是為了滅口。至此,他終于看清白的真面目。不過神鼠在向區長坦白時,也只說白確實當過壓寨夫人,去過天池山;有關殺人的事,因是他自己奉囑親手執行的,大罪還在自己身上,自然不肯講。由于楊區長要回下坪鄉工作,就決定把神鼠帶回下坪鄉繼續審問,而將白燦姑仍舊留在區公所關押。

            白燦姑和神鼠相繼被抓,使下坪村里王老壺、大祿這批人心急火燎。尤其是聽說神鼠被抓,他們更緊張,因為他們堅信白狐貍會守口如瓶,要從她口中取出東西不容易,而且她的現實罪行只是搞迷信、藏傳單,其他都未暴露;歷史事只有傳說,更無依據。所以他們比較放心,最不放心的是神鼠,是個軟骨頭,一旦風吹草動,可能會把一切都倒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 聽說神鼠押回下坪村,他們心中燃起一點希望。因為鄉政府畢竟還有他們的內線,神鼠供了什么,他們了如指掌,比押在區里,什么消息都不懂好多了?,F在他們的最大任務,就是怎么設法拯救神鼠,讓他逃出牢籠,把它留在鄉政府,一百個不放心,時時都有披露危險。

            為此,他們幾個人經過冥思苦想,終于謀劃了三個方案:

            一、賄賂值班民兵,以故意疏忽,讓神鼠逃跑,鄉政府附近有一大片森林,林內小路可通天云山和各地,只要跳出鄉政府大門,鉆入林中,即使外面來個千軍萬馬也難找到。

            二、搞調虎離山計,也像仿效上一次拯救老貨郎那樣做法,組織兩組人馬,一組把看守人員引開,另一組沖進去救人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三、收買干部,釣大金鰲。趁著現在神鼠主要罪行還未暴露,基本還沒有什么可判刑之罪情況下,通過暗中送禮、請客,賄賂收買主要人物,讓他們得利后放行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們決定先試第一方案,不行再用第三方案,或一、三兩方案同時進行,第二方案只在萬不得已情況下才冒險使用。

            可現在已是今非昔比,經過形勢的廣泛宣傳,加上白燦姑、神鼠被抓,原來要“變天”的謠言,已經沒有人再相信,他們這些人的面目,群眾已逐漸認清;他們想腐蝕民兵隊伍陰謀,根本無法得逞,一度被蒙蔽的章乃召娘也覺醒起來,他告誡乃召不再去管白燦姑的事,至于鄭秀蓮是否要嫁給你,完全由她自己做主決定,不要因為她,你去做違反政府、犯法的事。乃召從此也不再給老壺充當情報員,通風報信了。王大祿也想去拉攏幾個自己要好的民兵,想給他們些小恩小惠,都碰了釘子。

             第一個陰謀破產了。至于第三方案,暫時條件不具備,無法單獨接觸工作組核心人物,送禮一時無法進行。出于燃眉之急,于是他們不得不又醞釀起第二個冒險方案:即搞調虎離山計,重演上次救貨郎擔的辦法:

        他們從習拳隊里抽調兩個善于飛檐走壁,偷雞摸狗的梁上君子,一個叫張山,一個叫王伍,假裝小偷從后門爬墻進去,故意弄些響動,引起值班民兵去抓,前面再埋伏兩個人,準備等值班民警離開崗位時,沖進去破牢門救出神鼠。

             由于乃召不管事了,他們信息不靈,還以為與上次一樣,兩個值班民兵,一個值班,一個睡覺;誰知工作組、鄉政府早己吸收教訓,這次加強了崗哨,每班除有兩個民兵,還調配兩個武裝班戰士,共4個人值守,輪流休息。當兩個“小偷”從后門爬上墻頭,故意在屋檐上弄些瓦片往下丟,響動時,值班的一個戰士立即叫醒同伴,沖了出來,看墻上黑影,喊了一聲:“不許動”,并開了一槍。子彈從一個“小偷”身旁擦過,衣服被燒了一個洞。只聽他“哎喲”一聲,從墻上跌了下來,他的同伴連忙扶他起來,急忙往來路逃去.進了林中摸一摸,身上沒有流血,才放心回去了。老壺親自帶一個人埋伏在前面,本來想沖進去救神鼠,聽到槍聲和哀叫聲,早被嚇得魂不附體,又聽到中槍者跌落聲,以為他被打死了,那敢再進去送死?悄悄的撤退回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接連兩個方案都失敗了,又過了幾天,他們不得不拿出第三方案來試試實施:當由王老忠出面,假裝與工作組拉朋友關系。摸底細,按照他們分析:認為目前他們這幫人,反動面目并沒有暴露,白燦姑只不過是個裝神弄鬼、搞迷信騙錢的婦女,且與他們沒多大關聯。神鼠也不過販賣、吸食鴉片,是幫人家開店,且不是主犯,應該不至于被判刑。他們這班人的歷史問題,還未暴露,且也沒多少人知道。他們對工作組人員也做了分析:認為有決定權的只有區長楊玉律,他們來下坪時間都不長,具體實際情況了解并不多,只要楊區長工作做好了,肯放過神鼠,估計其他人也不致于太大的反對。

            于是,王老忠天天來鄉政府,找楊區長攀談,想交朋友,他出手大方,袋子里裝的全都是大前門香煙,而楊區長雖然嗜煙,但他所抽都是本地生產的低價煙,偶爾一兩次才抽包飛馬。有一次,老忠看看鄉政府里沒有人,便從袋子里拿出一整條大前門,說要送給楊區長。楊區長吃了一驚,因為僅這條煙,就相當于他幾個月的津貼;便正色的跟他說"你拿回去,這種煙,我抽不習慣",禮貌而堅決地拒絕。他沒有辦法,在推了多次后,只好悻悻的拿回去,他知道釣餌失效了,從此就不便再來鄉政府了。

        此去有道是:  月黑風高逢敵手  雷鳴電擊趕逃生

        欲知后事如何?且聽下回分解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所屬類別: 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• 微博
  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• QQ
        • 返回頂部

        寧德市白馬山茶葉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種植、加工、研發、銷售、出口及傳播茶文化為一體的福建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福建省科技型企業,福建省創新型企業。通過綠色食品、有機茶、GAP、HACCP、ISO9001、ISO22000等認證,公司旗下“仙山八駿”被認定為福建省著名商標,福建名牌產品,福建省名牌農產品等。 公司自有茶園位于海上神奇白馬山,創建3760畝綠色有機茶基地,作為寧德市標桿性有機茶園示范基地。公司采用健康唯一,品質至上,品牌優先的發展理念。產品達到天然、有機品質,并建立了茶葉質量可追溯體系。 公司注重科技創新,新產品研發,生產的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烏龍茶等四大茶類幾十個系列品種,榮膺各類獎項40余個,2012年中國(上海)國際茶業博覽會“中國名茶”金獎;2014年第三屆“國飲杯”紅茶一等獎;2010年至2015年5次榮獲福建“省名茶”獎;第五屆茶王賽綠茶“茶王”;第七屆名優茶質量評比紅茶“茶王”等桂冠;產品遠銷全國20個省,46個大中城市。

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99天天躁夜夜躁_亚洲精品国产二区图片欧美_的无码的在线免费_高清无码第一页一区二区
          1. <i id="clnzy"><td id="clnzy"><s id="clnzy"></s></td></i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clnzy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var id="clnzy"><th id="clnzy"><s id="clnzy"></s></th></var>
            <i id="clnzy"><th id="clnzy"></th></i>

            <p id="clnzy"><code id="clnzy"></code></p>